缘分到了,自然就更新了。
此账号为两人共享。
百乐,一位画师,主吃贱虫,刀e,也会摸摸刺客信条AE,考完试了每天只想着摸鱼
异世界的人类,ooc型渣文手,cp吃的杂。

刀烬
(有私设,只是大半夜心血来潮的作品。我写东西ooc是肯定的,各位请小心观看。)
礼物

一个人倒在血泊里。
这在诺克萨斯并不是稀奇的事,只是某人的到来让泰隆不得不去注意那些死人。
这让他的心情变得有些糟糕。
他的左手抓着一张纸和花,花柄被那张纸包裹了起来,泰隆不想让上面的颜色蹭到手上,而且时间久了它会变得有些黏手。
至于为什么不扔掉它,大概是因为之前他心情较好的原因吧,现在的他倒是只想随手将它扔到一边去。
纸上其实有那人给他的留言,和花一起被人送来的——上面写的东西泰隆看不太懂,他只知道对方用了一种极其华丽的字体去书写那几个字。
终于,他见到了一个死法比较符合那个人的性格的“艺术品”。(烬多次和泰隆强调...

没有粮吃。当场暴毙。

我是一个没有感情的鸽手。

葡萄橙
书签。

他直接将那片树叶夹在了书里,翻开书时,树叶在纸上留下了一个绿色的痕迹。
有时,他都会再次去到那片森林里,坐在那颗连结两个世界的树底下发呆,或者回忆以前他们一同经历过的时光。
有时候他会睡着,整个人躺在草地里,偶尔会压到几朵小花,但是在睡梦中,他总能感受到一股就像是太阳般的光辉,即使没有太阳般的温暖,却总能给他一种熟悉温柔的感觉。
每次醒来时候,他的手心都放着一片与众不同的树叶——他找不到是从哪颗树上掉下来的,也偶尔会幻想那人会站在那颗树底下等着他。
但每次都只有留在他手心的树叶。
以前的东西总会会随着时间越冲越淡,不管他想要怎么回忆那个人的一点一滴,脑子里只却只剩他的笑容。
也许是因为他让...

从一个星期前难产到现在,想写的东西全部都搁置了。还是没有把想写的东西写出来。
嘛算了……反正也不会有人期待我更文。

早安吻。
(这是一篇和标题没有什么关系的文。)

清晨,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正好打在他的脸上, 他打了个哈气,用手遮住那点点阳光。
今天是难得的假期,要是在平常假期的时候,他还是很乐意和身边人一直赖床到下午。
但今天他们规划好了行程。
泊在青年的脸上留下了一个吻,然后轻轻的跨过他,再为他掖好被子。
时钟的短针指向了数字8,长针在水烧开的时候跳到了数字3,热水冲开速溶咖啡的香味飘散在厨房里,泊一手拿着杯子,一边看着塞满冰箱的食材,思考着要做些什么好,野餐的必需品他在之前收好放在了一边。
没错,今天他们打算去野餐,野餐的地点定了很久都没有定好,索性,他们决定随便走,也许可以走的远一点,饿的时候将车停在一边,然后...

今晚通宵肝爆。
我已经不想数自己入了多少冷坑也不想管自己写的文有多烂没有人看。
爽就行了。
啊我总有一天要把主骑上个遍。

啊。难产好难受啊。

变性雷和安马安雷

全部都是手绘加原创,都是自己的脑洞www

1/2